已经记不起上次整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了,应该比搬瓦工早很久很久。
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没进入21世纪,千禧年病毒被传的沸沸扬扬,因为工作的原因守着一个大机房四五十台破电脑忧心忡忡,生怕千禧年钟声一响,落满灰尘的机箱里会爬出各式各样的蜈蚣(这场景跟现在怒晴湘西倒有几分相似)。万幸的事,这些事没有发生。日子还是照样一天一天的过去,没有蠕虫也没有惊喜。
我应该算是上网比较早的一批人,手里也曾经有几个6位的qq不过都各种原因不记得了。倒是一个7位的沿用至今。每次别人要加我好友的时候都会跟我确认一句,七位数的没问题吧。
经历了易趣与淘宝的争斗,paypal与支付宝的战争,以外资的全面撤退告终。中国的免费战胜了高大上的ebay,虽然现在老外依然上ebay而不上淘宝,但不影响淘宝各种直通车业务玩的风生水起。世界上最贵的就是免费,习惯养成了再慢慢收羊毛。共享单车,滴滴,微信红包如不如此,商业套路。
也挂过广告条,做过各类网站,域名park,网站CPA CPC每天看着那可怜的点击。终于没有坚持,别人坚持下来的,有成功的,有跳楼的,也许我是幸运的。
走上了求学的路途,考研就业娶妻生子,一眨眼20年过去了,再一眨眼......

请输入图片描述